106666.com

初中作文600字 坚守心中的正义赌皇牛哥网

发布日期:2020-01-26 05:46   来源:未知   阅读:

  可选中1个或多个下面的关键词,搜索相关资料。也可直接点“搜索资料”搜索整个问题。

  书,是我生命中最重要的部分,是我心中的太阳.书如友.书可以呼唤出千百年前的古人,让他们为我深情地讲述上下五千年的故事.书可以为我排忧解难:遭遇挫

  折时,《钢铁是怎样炼成的》能给我勇气和力量,使我像保尔那样顽强而乐观;心烦意乱时,《安徒生童话》会让我充满信心,坚信丑小鸭终会变成白天鹅;得意忘

  形时,《名句荟萃》又使我谦虚而警醒,因为虚心使人进步,骄傲使人落后.……无论何时,书都是我值得信赖的朋友,是我心中的太阳.

  书如师.它总是无声地等我去问问题.即使有一千个、一万个问题,它也从不感到厌烦.天文、地理、语文、数学、赌皇牛哥网,音乐、美术……无数个疑问,只要找到它,书都

  会给我答案.人说老师似春风化雨滋润万物,书又何尝不是?人说老师似蜡炬成灰,书又何尝不是?一遍又一遍翻,一本又一本烂,可在你、我需要它的时候,它又

  何曾有过一句怨言?一年一年,它像循循善诱的良师,解开了我一个又一个的疑团,它像太阳一样,照亮了我心灵的每一个角落.

  书如舟.书山有路勤为径,学海无涯书作舟.是书载着一个个渴望成功的学子,驶向知识的彼岸.书,是数学之舟,使我思维变得精密,载我驶向数字的王

  国;书,是语文之舟,使我知识渊博,载我驶向文学的殿堂;书,是诺亚方舟,使我心忧天下,载我驶向和平的天堂.书在我的心中越发的神圣,它是我心中的太

  书如火.无论是牙牙学语的孩童,还是秉烛夜读的老人,它总是敞开胸怀,热情地迎接你,保证你满载而归.书是永不熄灭的火,温暖了我的人生,照亮了我的前程.

  书如海.只要你捧起了第一本书,你便会发现,海洋尚有尽头,书却无边无际,包罗万象.我愿一辈子在其中泅渡,无怨无悔.

  书,我心灵的明火,我心中的太阳.你为我白纸般的人生涂满斑斓的色彩,你使我短暂的人生变成永恒,你让我平淡的人生洒满太阳的光辉.我爱你呀,心中的太阳--书!

  我是这耀眼的瞬间/是划过天边的刹那火焰/我为你来看我不顾一切/我将熄灭永不能再回来/我在这里啊/就在这里啊/惊鸿一般短暂/像夏花一样绚烂.——朴树《生如夏花》

  我们会在周末偷偷溜进校园,平时乏味的教室俨然一个硕大的游乐场.呼吸着同样的空气,却是别样的欣喜.我们踩着操场上的阳光,把秋千荡出各种花样,望着蓝天,唱着属于我们的歌;微笑,纯得没有一点杂质.

  这就是我们,会在枯燥乏味中找乐的我们,哪怕一点点快乐与希望,都能点燃整颗心的光亮.

  我喜欢和朋友们抽空去画室.我是学素描的,而我的朋友们有的学水粉,有的学国画.

  老师会抚着我们的头说,好好学,然后去教小弟弟小妹妹.于是,我们穿梭在被教与教之间.我们被寄予希望,然后,又传播希望,就像初升的太阳,被寄予新一天的希望,也让别人看到希望.

  我们,是一群爱文学的孩子.捧读余光中的《满亭星月》,感受虞姬的爱恨情愁,是我们最大的幸福.幻想屈原的悲怆与无奈,看他纵身一跃,沉到江底,那悲切与决然,竟沉沉地落到我们心底.

  夜凉如浸,虫吟如泣.我们不断地合上又打开一本又一本的书,我衷心地想说那就叫传承.文学,是一种精神,虽然我们在浩瀚的文学面前,还是不知所措,但那份渴望与执著,就是希望.

  我们,还有我的朋友们,是那绚烂的夏花,像那初升的太阳,我们为小小的快乐而感到幸福.我们会在知识面前吃惊地张大嘴巴,我们会在看看历史、请教高手JVC GR-D33AC 开机E03 请取出DV带然后重新装望望未来中茁壮成长.

  人生如画,浓墨泼洒,淡泊与浓烈交相辉映;人生如歌,高低迷离,噪杂与清脆皆成曲目;人生如酒,婉转悠长,醇厚与平淡均沉醉.行走于漫漫人生路,前途迷茫而危险.而我们只有升起心中的太阳,才能不被痛苦击倒,被无助嘲笑,因艰险哭泣,从而达到成功的彼岸.

  前有《楚辞》的磅礴,后有宋词的婉转;你左有杜甫的沉郁,右有白居易的质朴.然而这些都不能遮盖你的光芒.你尽管有机会做官,但官场的腐朽与皇帝的无能刺

  痛了你的心,于是你升起了心中的太阳,喊着“安能摧眉折腰事权贵,使我不得开心颜”狂笑而去.你将自己的豪情在山间泼洒,在水中流淌.李白,你是诗中之

  你本也是十年寒窗盼望一朝得意的才子,你本也热衷于做官,梦想着位极人臣.然而,在看到百姓的贫苦与官员的腐朽后,你怀疑了.因为你却无力改变,于是你升起心中的太阳,着一身布衣,穿一双芒鞋,柱一根竹杖飘然离去,在山间与秋菊为伴,赠给世人一个坚毅的背影.

  你是真正的八旗子弟,却留恋于宋词之间;你有着别人艳羡的家世,却不热衷于官场仕途;你也曾迷茫过、怀疑过、无助过,不过你最终升起心中的太阳,驱散了前方迷雾,使清词在文学史上占有一席之地.